免费产品咨询热线: 400-6168689

手机官网
>
新闻资讯详细

Copyright ©2018 石家庄四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    |     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石家庄      |       冀ICP备05007979号-1

企业新闻

【特稿】药品被源源不断送往最前线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人物介绍      戎艳艳,37岁,石家庄四药有限公司102车间车间主任。疫情发生以来,她日夜奋战在疫情防控生产一线,每天要走两三万步,晚上11点到家就算早的,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 
 
人物介绍
 
 
       戎艳艳,37岁,石家庄四药有限公司102车间车间主任。疫情发生以来,她日夜奋战在疫情防控生产一线,每天要走两三万步,晚上11点到家就算早的,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 
 
临时接到任务取消假期  
 
 
       我和爱人原本打算春节放假后带孩子回保定望都老家看望公公婆婆,然而,春节前夕,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轨迹。
       1月23日是我们的第一天假期。早晨5点多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,一看,原来是厂里负责生产的副总韩淑芹,她电话里的声音特别急切:“湖北疫情形势非常严峻,需要紧急调集阿比多尔胶囊和莫西沙星输液,厂里要求把生产线赶紧开起来,通知大家克服困难,尽快赶回工作岗,今天就投料复产。”
       作为车间主任,我明白“疫情就是命令,保障就是责任”这句话的分量。事不宜迟,我赶忙通知车间各岗位的班组长,联系单位电工送电(前一天完成工作后便实施了断电),协调仓库等相关岗位,为领取物料作准备。同时,“指挥”爱人将7岁的儿子送到婆婆家。因为我心里清楚,将有一场“硬仗”要打。
       也就是从这天开始,我全身心投入到了战“疫”之中。两个月来,我们车间110人全员上岗,人歇车不停,满负荷运转,成了厂里最忙碌的车间。
 
 
每天两三万步感觉腿都僵了  
 
 
       我每天早上7点10分之前到单位,然后开始检查车间现场,准备给员工测温。7点40分,全员到岗。我要给大家做人员调配、操作要点培训,下达、签发生产指令,大概7点50分,大家便迅速各司其职地忙碌起来。
       我虽然不用上生产线,但是,我每天至少走两遍6000平方米的车间。我要抽查员工生产出的药品批号,核查药盒与药品的批号是否一致,还要查看药箱的批号。此外,检查员工操作过程中是否规范、是否穿戴了劳动防护用品、是否有违章操作等也在我的职责范围内。这样一轮下来,就需要将近两个小时。所以,我每天都要走两三万步,感觉腿都僵硬了。
       中午如果有时间,我就在食堂边吃饭边跟班组长讨论工作,实在没时间,就等到晚上一起吃。吃完午饭,我们就立刻开工。
       开班以来,车间每天的产量较常日增长了一倍多,最高时突破了140万粒。从1月23日到现在,我们车间生产的阿比多尔胶囊是去年总产量的10倍还多。
       我得知,从我们这里生产的阿比多尔胶囊被源源不断送往防控一线的最前沿,听到武汉患者用上我们生产药品的消息,能为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奉献一点力量,我深深感到作为一位制药人的责任和荣耀。
 
 
深更半夜回家也无法安睡  
 
 
       疫情发生以来,“前方”诊疗方案的逐步明确,阿比多尔胶囊需求激增,国家还接连给厂里下了两次“紧急任务调运单”。
       加班成为常态,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晚上11点多、甚至凌晨1点才能回家。回到家后心里放心不下车间的生产,总要不时看看车间的微信群,班组长们提的问题要及时回复,恐怕耽搁了生产。
       深夜时分,车间遇到生产问题,微信里说不清楚,同事们便给我打电话询问。有一次,我半夜12点多到家,凌晨1点53分接到厂里电话,需要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协调。直到3点40分,终于尘埃落定。可是,我再也没有了睡意。6点多,我按时起床,7点之前赶到了单位。
       大年三十晚上那天,我记得特别清楚。当天晚上11点半到的家,爱人已经准备好熟食、炖了鱼,并且调好了馅,我俩赶紧包饺子,终于赶在跨年前吃上了饺子。
儿子变得懂事备感欣慰  
 
 
       虽然工作已有十多年,可接受这样生产疫情防控药品的紧急任务还是第一次。这个时期,很多生活方面的事都为工作让路了。
       我和爱人都是制药企业的职工,为了安心工作把儿子送到了保定的奶奶家。说到儿子,我这个当母亲的有时挺内疚的。
       我早晨上班的时候,儿子还没睡醒;中午吃饭的时候又跟班组长谈工作;晚上等我回家,儿子早睡了。所以,每周能跟儿子视频一次就很不错了。每次与儿子视频,他总想让我们把他接回来,本来约定好2月底,可是工作太忙了,直到现在也没兑现。
       我想念儿子的同时,感触最深的是他长大懂事了。3月初,学校开始上网课,在农村的公婆帮不上忙,都是孩子一个人琢磨。记得有一天晚上8点多,儿子打来电话自豪地告诉我,他把上网课的软件“鼓捣”好了,那天早晨,老师夸赞他是他们小组唯一连通进群的学生。当时我欣喜又歉疚地对孩子说:“儿子,你可真行!”
       时至春分,看到河北援助湖北医疗队陆续凯旋的消息,自己也觉得“如释负重”格外兴奋,连续两个月的劳顿随之一扫而去。
       这些天,阿比多尔胶囊的生产逐步恢复到平时的节奏,想想马上就能看到天天想念的孩子,挺开心的。
 
来源:《燕赵晚报》特刊 守卫春天